QQ个性网名

只愿做你的爱人

时间:2016-01-07 16:55:31  来源:  作者:

 此时正是冬末初春时节的夜深时分,月色泛着清冷光辉。落地窗玻璃上起了一层薄雾,空气中有微微的寒意,静静弥散开来。素心轻轻地用手抹开一块,她从明镜似的窗玻璃中看见一个完全陌生的自己。清寂的眼神,一张无所谓的脸。苍白,清瘦,单薄的身影,柔弱无欢。站在二十岁的尾巴上,她突然想念那个小小的自己。那个嘴角一直一直挂着笑意的短发女孩。在初春清凉的午后,用力淌过下雨的街道,素白衣裙上沾满了小小的泥点子,笑得像邹巴巴的花朵。

亲爱的,请原谅我。我无法再继续假装自己很快乐!不在乎你是不是真的爱我。你一直说你是爱我的!可,亲爱的,爱是什么?是这样不言朝夕的和你在一起?还是沉沦在你的美丽情话永不要醒来?我不得不承认,那些情话是我们感情的催化剂。最初的最初,我被甜得没了方向,满心满眼里只有你的好。每天都是欢悦的时日,我惊喜的发现。今天比昨天更爱你多一些。我们像所有初懂爱的情侣欣喜又甜蜜的交往着。可所有的这些,都只是生活中的一个个细微片段,并不能代替生活的全部。亲爱的,假若你的心不能为爱担当,我委屈至此又是为谁。你给过的那些爱的美丽风景,我一一细微收录,并给它取了个名字,叫做素心的幸福。看着那些美丽文字想起最初待我那般温柔的你。彼时,你说爱我时,我傻傻的一个个字相信了。五年的时光,有很多的事情发生了变化。你变得时冷时热,像这个沿海城市的天气让人无法捉摸,充满了不确定感。也许是最初的感情退却了,你的吻开始变得冰冷。而唯一没变的是,我还是那般的爱着你。我以为自己付出了,怎么也应该要点回报。于是,咄咄逼人的无休止的索求。弄得自己漏洞百出,灰头土脸。我发现了一个心痛的事实,你并不如你说的那么爱我,你只是怕一个人生活会寂寞。原来,并不是每个故事都有美好温暖的结局。有些执着是一种无耻!亦如我现在无休止的想念你!亲爱的,你在我的近在咫尺!更在我的遥不可及!
 
泪水模糊了视线,滴落在手机屏幕上,疼痛了回忆。素心按了发送健。刹那间,前尘往事以过往的姿态喧嚣遮挡开来。素心,你自己要好好保重。慕维用一句无比清淡的话结束了他们这程相遇。每一个字都像利剑一样刺向了她的胸膛。安妮女子说,名词是理性的。那么亲爱的,动词就是感性的!比如说伤害,比如说再见,情淡了,心倦了,不如分开各自温暖。素心无法控制磅礴汹涌感受,心一点点结冰。她想让慕维知道,其实自己是一个特通俗的女人,别的女人想要的她不是不想。她只是没有她们那般单刀直入利落明了。沉闷的空气一丝风都没有,她神经质的盯着手机,生怕一眨眼就会错过慕维的来电。初春的夜里坐久了,就有了很深的凛冽。素心感到刺骨的冷,一直蔓延到了脚尖。她试图拥抱自己,却奈何全身冰凉,触不住一点温暖。手机死一般的寂静,没有一丝声响。慕维走出了他的生活,走的毅然决然,虚幻得仿佛素心的生活他不曾来过。连句再见都没有说。慕维是忘了说,而素心是不愿意说,那句未说出口的再见遗失了永远!慕维像一个悬案,扑朔迷离让她含冤莫白。为了一点点的爱,再多的苦也愿意尝。嗜爱如命的女子大抵都如此。
 
年少,离家,只身在天涯,她早已习惯一个人冷暖自知的生活。独自一人在暗夜里自品孤独,虽然不乏酸楚。而,心里仍觉得不失为一种深远而又高级享受。她很不屑于那些逢人就说自己遭遇的女人。她就是这样一个体温偏低,性格偏执,感情慢热的薄凉女人。闺蜜微白曾半开玩笑说素心是女人中的思想型,富有主见而又永远泥沙俱下。素心心里明白,这是极其客观的评价。她不露声色的想将一切幽微心事隐藏。此时,那些曾让她动容的不堪重负的人和事,毫发毕现,齐齐涌上心来。时光的苍凉脉络越发清晰起来。是很久的以前?还是很久的以后?她像是被遗落在时间长河里的孤单。所有的往事纷至沓来。让她觉得有种难言的况味。
 
打开闲置许久的本本,显示屏上落满了小尘埃,她傻傻的看着草稿箱里的文字散落一地,一双手没情没绪的搭在键盘上,她像是突然丧失了语言组织能力,再也无力将它们编织成一个个绮情浪漫的故事,心生莫名的哀伤。这曾经是她无比迷恋的事。现在的她失去了对生活的兴趣,一切变得倦怠。她讨厌现在的自己,就连最基本的表达能力都在日子的消逝中逐渐萎靡。杂志社打来的催稿电话让她不得不设置成语音留言,假装自己听不到。她已经找不出任何像样的借口来应付那些编辑。想当初自己是一个多么棱角分明的女子,时光带走了她的幼稚也磨去了她的锋芒。那些亦真亦幻的美丽故事是她内心最孤单的独白。她也曾渴望有心仪的王子拿着美丽的水晶鞋来找合适的脚。只是过了最初的懵懂期,她明白了王子和灰姑娘的故事只是对女童的情感启蒙。看着以前自己写的文字,像是在同自己叫嚣。一月深深,她的心间起了尘烟,千疮百孔。
 
一阵愉悦铃音响起,打断了她如杂草般荒芜的思绪,是特意为慕维设置的手机铃声。拿起手机,她终究没有勇气按下接听键。任由它慢慢冷却,最终悄然无声。她不知道该如何诉说与慕维的这一程相遇,有一种说不出的混乱。她没办法确定这生活,就如没办法确定慕维是不是真的爱她一样为难。那个口口声声说爱她,很绅士也很有激情的男人,究竟对她有几分真心。她觉得爱情最终的归宿就应该是婚姻,一个男人爱一个女人,就是给她一个幸福的家。这,在所有人看起来多么的顺乎其道。而她的慕维像个永远长不大的孩子,交往了五年多,从未提起过婚姻二字,素心提起时,他也总是刻意闪躲。彼时二十多岁时,她可以有很多的不在乎。可以为一个人放弃自己的全部,随他走天涯。爱得无所谓惧。随着年岁的增长,内心慢慢被平和取代。她渐渐明白,她需要安心的生活和温暖的家。而这些慕维都给不了。她想结束那段不明不白的感情,慕维是她的劫数,而她注定在劫难逃。
 
她强忍着心里起起落落的疼,无视内心百转千回。拨通了慕维的电话,刚刚忙什么去了?怎么不接我电话?电话里传来慕维微微有些烦躁的声音。寡淡的语气,没有一丝温度。瞬间忧伤。柔软的心被划满了大大小小的裂缝,脆生生的疼。慕维,我们分开吧!素心终究说出这句说出了这句伤人伤己的话。她拼命咬住下唇不让自己哭出声,泪如雨下。你是不是已经厌倦我这样的男人?你和我在一起不快乐?慕维一声声的质问,心有不甘。素心无法再完整说些什么,心痛得让她无法呼吸。
 

Copyright © admin@phome.net-QQ空间素材 All rights reserved.